从婚姻财产制度的法律变迁角度初步探析家庭财产传承的法律设计的必要性

2018-11-13


我国《婚姻法》从1950年5月1日颁行后历经二次修改,就是1980年9月10日和2001年4月28日的修改。关于家庭财产部分的修改主要考虑的是社会经济发展的程度以及家庭经济体量的大小程度,随着家庭财产数量和类型不断增加,法律规定颁行后在执行过程中会明显滞后于立法或修正时的实际状况,这种滞后性直接会影响离婚案件中财产分配的公正、公平,法律层面的不断的修正让财产分割能够依据财产本源进行分割,分割的方式和分割的实体趋于更为合理,更为公平、公正。

1950年4月13日颁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条 夫妻双方对于家庭财产有平等的所有权与处理权。第二十三条 离婚时,除女方婚前财产归女方所有外,其他家庭财产如何处理,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家庭财产具体情况、照顾女方及子女利益和有利发展生产的原则判决。第二十四条 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担的债务,以共同生活时所得财产偿还;如无共同生活时所得财产或共同生活时所得财产不足清偿时,由男方清偿。男女一方单独所负的债务,由本人偿还。”,1950年《婚姻法》出台时,全国范围内家庭财产普遍贫乏,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普遍低下,封建的男尊女卑的家庭观念在全国范围内仍旧氛围浓厚,婚姻家庭中男女地位的改造成为了社会改造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护妇女的社会地位,特别是家庭财产上具有与男性平等的所有权和处理权成为主要任务,由于家庭财产本身普遍的简单性致使不需要做过多细分,在离婚时对妇女的明显倾向性保护就成为这部法律的主要特色。

   1981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三条 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双方另有约定的除外。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第三十一条 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照顾女方和子女权益的原则判决。第三十二条 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以共同财产偿还。如该项财产不足清偿时,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男女一方单独所负债务,由本人偿还。”修正后的婚姻法继续秉承保护妇女权益的精神,但是充分考虑了改革开放后社会财富的普遍增加,最为显著的表现就是家庭财产的数额、类型增多,特别是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和经济支配能力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加强,所以进一步明确夫妻共同财产的性质,继续坚持财产分配照顾女方和子女权益的原则,对男女双方在离婚时财产分割上能够给予较为公平公正的对待。但是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财产不做细分导致离婚案件中夫妻共同财产被滥认,很多夫妻结婚时一方婚前有大额财产,一方无财产。但是离婚时无财产方要求分割,有财产方的财产被以夫妻共同财产的性质分割,造成有产者对婚姻的质疑,出现了事实上的不公平。

针对此种情形, 2001年4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 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一)工资、奖金;(二)生产、经营的收益;(三)知识产权的收益;(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第十八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夫妻一方的财产:(一)一方的婚前财产;(二)一方因身体受到伤害获得的医疗费、残疾人生活补助费等费用;(三)遗嘱或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夫或妻一方的财产;(四)一方专用的生活用品;(五)其他应当归一方的财产。第十九条 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进行了修正,本次修正在1981年婚姻法的基础上进一步对财产类型细化,区分了婚前财产、个人财产以及财产约定的属性,也是针对婚姻关系存续前后的时间界点分别财产构成的不同,有针对性的及时增加了对这部分财产的法律界定,另外在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基础上增加了当事人就财产归属进行约定的效力。该部分修正针对婚前、婚后财产和个人财产进行细致界定,纠正了以前只要离婚就要对家庭财产进行各半分割的弊端。但是在执行不久就又出现了新的弊端,特别是以离婚的形式逃避债务,严重影响了债权人的利益。

于是,2003年12月4日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 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该解释的出台立竿见影的遏制了假离婚逃债的风气。有利就有弊,利用该规定在离婚时恶意制造大额债务,导致离婚就会被恶意制造承担大额债务的问题出现,而且愈演愈烈成为社会高度关注的问题。

2017年2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10次会议通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自2017年3月1日起施行。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基础上增加两款,分别作为该条第二款和第三款:“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该司法解释的出台能够遏制离婚时恶意制造债务的风险,纠正了时弊。但是日后还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只能静观其变。

以上法律规定的演变见证了家庭财产从少到多的演变过程,法律规定直接针对的是婚姻关系中最为重要的物质基础,特别是离婚时的财产分割。众多因为婚姻关系导致财产所有人变更的真实案例让社会哗然,法律规定的改变不断牵动着社会细胞家庭的财产架构模式,致使需要给孩子成婚的众多父母,包括结婚前的男女在财产上需要提前考虑,比如婚前财产公证,比如婚前给子女购房,比如要求婚前在房产证上加上另一方的名字等,财产的复杂性导致了婚姻关系成立前首先不是考量感情因素,而是首先彼此在财产上的博弈,如果这个问题不能得到妥善解决,将会直接导致婚姻关系的变质,财产不仅不能带给夫妻感情的幸福,反而会让感情蒙上彼此之间在金钱上的勾心斗角、互相算计的阴影。

婚姻财产制度的法律变迁直接反映出的是家庭财产制度传承的利益博弈。随着社会进一步发展,家庭财富进一步积聚,如何保证家庭财富的代际传承成为了众多家庭的头等大事,也成为影响子女婚姻家庭关系的首要问题,婚姻法的修正以及司法解释的不断出台,进一步加剧了家庭对财富传承的焦虑,没有父母愿意看到自己生前创造的巨大的财富在留传给子女后,子女因为婚姻关系的破裂而让父辈奋斗终生的财富被分割,落入不属于自己血脉的所有者之手。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个人或者家庭财产托管的机构和法律制度设计,所以在代际传承过程中如何处理自有财产,就需要寻找专业律师根据财产的不同属性,根据现行有效的法律规定,根据家庭的不同需求进行有针对性的设计,从法律角度进行财富传承设计就成为了目前以致于日后每个家庭必然的需求。


阅读 719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