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星志、郭航诈骗二审刑事裁定书

席贤平
2019-04-17
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8)津01刑终664号
原公诉机关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星志,男,1991年3月4日出生于四川省南江县,汉族,高中文化,农民,住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户籍地为四川省南江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7年8月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河北区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郭航,男,1994年4月19日出生于四川省渠县,汉族,大学文化,无职业,住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户籍地为四川省渠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7年8月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河北区看守所。
辩护人席贤平,天津津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崔恒基,男,1990年6月4日出生于河南省项城市,汉族,大专文化,无职业,住河南省项城市。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7年8月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河北区看守所。
辩护人谢文芝,天津行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严明杰,男,1994年4月18日出生于四川省南部县,汉族,大专文化,无职业,住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户籍地为四川省南部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7年8月2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河北区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冉智,曾用名冉登志,男,1993年9月23日出生于四川省万源市,汉族,大专文化,无职业,住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户籍地为四川省万源市)。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7年8月1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河北区看守所。
辩护人张宦,贵州黔龙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肖永久,贵州黔龙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凯,男,1994年3月9日出生于四川省蓬安县,汉族,大专文化,无职业,住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户籍地为四川省蓬安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7年8月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河北区看守所。
辩护人范晓燕,天津行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陈彦昆,曾用名陈绍全,男,1994年11月20日出生于四川省仪陇县,汉族,大专文化,无职业,住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户籍地为四川省仪陇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7年8月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1日被逮捕。2018年7月24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雒元皓,曾用名雒原皓,男,1997年11月27日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市,汉族,中专文化,无职业,住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7年8月1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2日被逮捕。2018年7月24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胡策,北京市中伦文德(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曹富尧,男,1990年11月15日出生于四川省南江县,汉族,大专文化,农民,住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户籍地为四川省南江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7年8月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1日被逮捕。2018年7月24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李耀兴,男,1994年5月9日出生于四川省沐川县,汉族,初中文化,无职业,住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户籍地为四川省沐川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7年8月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1日被逮捕。2018年7月24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赵泓向,曾用名赵梓好,男,1994年7月8日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市,汉族,高中文化,无职业,住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7年8月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1日被逮捕。2018年7月24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冯雄,曾用名冯小雄,男,1995年1月20日出生于四川省南部县,汉族,大专文化,无职业,住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户籍地为四川省南部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7年8月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1日被依法逮捕。2018年7月24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钟波,男,1990年10月15日出生于四川省南江县,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户籍地为四川省南江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7年8月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1日被逮捕。2018年7月24日被取保候审。
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审理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陈星志、郭航、崔恒基、严明杰、冉智、张凯、陈彦昆、雒元皓、曹富尧、李耀兴、赵泓向、冯雄、钟波犯诈骗罪一案,于2018年7月24日作出(2018)津0105刑初146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陈星志、郭航、崔恒基、严明杰、冉智、张凯均不服,分别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及辩护人的意见,审查相关证据,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2017年初,被告人陈星志、郭航、崔恒基、严明杰、张凯、冉智、陈彦昆、雒元皓、曹富尧、李耀兴、赵泓向、冯雄、钟波等人分别通过他人介绍、网上招聘等方式先后到成都新丝路基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丝路公司)工作,陈星志、郭航级别大致平等。陈星志先后带领、管理的业务员有曹富尧、钟波、崔恒基等,郭航带领、管理的业务员有严明杰、张凯、冉智、陈彦昆、雒元皓、李耀兴、赵泓向、冯雄等人,陈星志、郭航分别从其管理的业务员对外业务中提取一定比例的分成。各被告人按照公司要求,通过微信、QQ等方式与客户取得联系,将客户拉入直播间或客户群,再分别冒充讲师、助理以及投资者等不同身份,让客户相信通过公司提供的“汇期宝”平台投资香港恒指期货短期内能够获利,引诱投资者进行相关投资,并在网络客户群、直播间中以频繁喊单、带单的方式诱骗被害人多次交易,致使被害人每笔交易损失300元港币的手续费。上述钱款通过第三方易智付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汇入深圳市烽盛微科技有限公司,而后分别转入中汇集团的财务人员晋某及陈星志个人名下银行卡内。
2017年5、6月,新丝路公司高层决定终止新丝路公司的经营。被告人陈星志向被告人郭航提议成立一家经营模式类似于新丝路公司的公司以赚取利润,郭航表示同意。陈星志、郭航等人通过房地产经纪公司先后租赁成都市金牛区人民北路二段188号1栋1901号房、成都市二环路西三段119号金港湾商务楼3楼41、42室,使用盛世融汇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世融汇公司)的名义对外经营。陈星志以四川伶锐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的名义与北京鼎金世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金公司)签订了代理协议,使用鼎金公司提供的“信管家”软件平台吸引客户投资。陈星志、郭航召集原本在新丝路公司工作的被告人崔恒基、严明杰、张凯、冉智、陈彦昆、雒元皓、曹富尧、李耀兴、赵泓向、冯雄、钟波等人到盛世融汇公司工作,让他们采用新丝路公司的营销模式继续吸引客户投资,诱导客户频繁交易以赚取手续费。其中,崔恒基负责喊单、带单,严明杰、冉智担任业务组长,张凯、陈彦昆、雒元皓、曹富尧、李耀兴、赵泓向、冯雄、钟波担任业务员。公司按照不同级别约定了不同比例的提成,业务组长对各自所负责的业务组内所有交易收取手续费提成,业务员对各自负责联系的客户收取手续费提成,崔恒基对所有交易均收取4元的手续费提成。上述人员将在新丝路公司投资的客户带至盛世融汇公司,即使用原来的“汇期宝”平台(2017年6月份后停止使用)进行交易的,陈星志、郭航、崔恒基也对每手交易进行一定比例的提成。
自2017年5月至7月间,被告人陈星志、崔恒基负责喊单、带单,被告人郭航、严明杰、冉智、张凯、陈彦昆、雒元皓、曹富尧、李耀兴、赵泓向、冯雄、钟波各自或分别结伙发展客户,通过“汇期宝”“信管家”平台诱骗被害人交易共计1907手,造成手续费损失共计572100元港币,折合人民币(以下币种同)487486.41元。其中,陈星志、郭航、崔恒基犯罪数额572100元港币,折合487486.41元;严明杰犯罪数额128400元港币,折合109409.64元;冉智、张凯犯罪数额118800元港币,折合101229.48元;陈彦昆、雒元皓犯罪数额66900元港币,折合57005.49元;曹富尧犯罪数额57900元港币,折合49336.59元;李耀兴、赵泓向犯罪数额32100元港币,折合27352.41元;冯雄犯罪数额29400元港币,折合25051.74元;钟波犯罪数额10200元港币,折合8691.42元。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1.2017年5月至7月间,被告人郭航、严明杰、李耀兴、赵泓向相互配合,骗取被害人钟某手续费8700元港币、被害人马某手续费2100元港币、被害人韩某手续费10200元港币、被害人陈某手续费3300元港币、被害人张某手续费7500元港币、被害人李某1手续费300元港币。
2.2017年5月至7月间,被告人郭航、严明杰、陈彦昆、雒元皓相互配合,骗取被害人杨某1手续费66900元港币。
3.2017年5月至7月间,被告人郭航、严明杰、冯雄、刘某2(在逃)相互配合,骗取被害人王某手续费22500元港币、被害人迟某手续费6900元港币。
4.2017年5月至7月间,被告人郭航伙同他人相互配合,骗取被害人徐某手续费21600元港币、被害人唐某手续费300元港币、被害人刘某3手续费5100元港币、被害人李某4手续费91500元港币。
5.2017年5月至7月间,被告人郭航与熊某(在逃)等人相互配合,骗取被害人贾某手续费8400元港币、被害人杜某手续费1500元港币。
6.2017年5月至7月间,被告人郭航与梁某(另案处理)相互配合,骗取被害人邓岩手续费3000元港币。
7.2017年5月至7月间,被告人郭航、冉智、张凯相互配合,骗取被害人屈某手续费112800元港币、被害人谭某手续费6000元港币。
8.2017年5月至7月间,被告人曹富尧伙同他人骗取被害人刘某1手续费10500元港币、被害人张某1手续费42000元港币、被害人张某2手续费5400元港币。
9.2017年5月至7月间,被告人钟波伙同他人骗取被害人尹某手续费10200元港币。
10.2017年5月至7月间,被告人陈星志伙同他人骗取被害人黄某手续费99900元港币、被害人詹某手续费24900元港币、被害人罗某手续费600元港币。
2017年7月,经被害人杨某1报案,天津市公安局河北分局对本案立案侦查,于2017年8月4日在四川省成都市将被告人陈星志、郭航、曹富尧、冯雄、李耀兴、赵泓向等人抓获,郭航到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张凯等人,曹富尧到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钟波,冯雄到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陈彦昆。8月5日、8月10日、8月16日、8月23日,公安机关分别在河南省项城市、四川省万源市、四川省巴中市、四川省成都市将被告人崔恒基、冉智、雒元皓、严明杰抓获。
另查明,在审查起诉阶段,被告人陈彦昆、雒元皓、曹富尧、李耀兴、赵泓向、冯雄、钟波在律师的见证下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同意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开庭审理中,被告人陈彦昆、雒元皓、曹富尧、李耀兴、赵泓向、冯雄、钟波表示可以主动缴纳罚金。
本院审理过程中,被告人陈星志、郭航、崔恒基、严明杰、张凯、冉智、陈彦昆、雒元皓、曹富尧、李耀兴、赵泓向、冯雄、钟波在家属配合下主动退缴赃款,弥补被害人的损失。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一)关于“汇期宝”“信管家”软件平台及期货交易资质的证据:
1.公安机关出具的向中国证监会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公安机关出具的情况说明及证券期货交易资质公司名单等书证证明:除证监会官网所列129家证券公司具备证券交易资质外,其他公司、单位从事证券期货交易均属于违法。且截至目前,尚未有期货公司取得境外期货经纪业务许可。
2.证人袁某(浙江美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经营者)、曾某(袁某朋友)的证言及袁某向公安机关提供的浙江美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营业执照、公司网站域名meiyinassets.com注册信息等书证证明:浙江美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网络域名使用期到期后,其原来注册的域名、网址被他人注册使用,并有宣传“汇期宝”的内容。
3.公安机关出具的接受证据材料清单及证人叶某(鼎金公司副总经理)提供的公司营业执照、渠道代理合同及其复印件等书证证明:2017年7月1日,鼎金公司与四川伶锐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签订加盟代理合同,四川伶锐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一方被授权人签字为“陈星志”,鼎金公司将相关佣金打入陈星志名下建设银行账户。
4.证人叶某(鼎金公司副总经理)的证言证明:2017年,鼎金公司与香港恒信软件有限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推广香港恒信软件有限公司一款用于期货交易的“信管家”软件。陈星志以四川伶锐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的名义与鼎金公司签订了加盟代理合同,使用鼎金公司给其提供的“信管家”平台操作港指期货,他们抽取一定比例的手续费作为佣金,“信管家”平台每手交易手续费为300元港币。虽然“信管家”是实盘交易,但证监会并未开放大陆居民在中国境内炒作港指期货的相关政策。
5.证人陶某(上海澎博财经资讯有限公司信息总监)的证言证明:“信管家”软件是香港恒信软件有限公司委托其公司开发的,香港恒信软件有限公司负责开发市场客户。鼎金公司与香港恒信软件有限公司签订过协议,但在审核时其公司发现这家公司不具备香港期货牌照就废止了协议,后这家公司又用新西兰的一家公司签订了协议,协议从2017年3月10日生效。2017年7月其发现这家公司只有香港期货交易资质,没有香港期货牌照,为了控制风险于8月终止了与该公司的合作。
(二)关于新丝路公司经营模式、资金流向的证据
6.证人(同案犯)纪某的证言证明:2017年3月,其帮助尹某2做一个第三方支付平台并从中收取介绍费及手续费。其见过尹某2公司的模式,觉得是一种诈骗。这种模式先采用广撒网的方式大量添加别人的微信或者QQ号,从中筛选出炒股票的人推送给业务员,业务员通过一定的方法把客户拉拢住,让客户听所谓的老师讲课,使客户认为跟着老师进行期货交易肯定能挣钱,然后这些老师不停地诱导客户买涨买跌,他们从客户的买卖中不断收取手续费,慢慢把客户的本金吃掉。
7.证人(同案犯)奉某的证言证明:中汇集团的主要业务就是借助“汇期宝”期货交易平台指导客户进行恒生指数期货买卖,其负责网站维护和对接。尹某2是公司的总经理,周某是总经理助理,李某2是秘书,李某3是平台管理员,晋某是财务。公司的运行模式是把客户拉进来,客户充值后资金经过“易智付”流转后由公司的李某3掌控,表面上客户在买卖恒生指数期货,实际上客户都是在进行虚拟操作,盈亏都是“汇期宝”平台比照真实大盘给客户计算。公司的目的就是欺骗、诱导客户不断频繁的买卖操作,从中骗取客户高额的交易手续费。客户每操作一笔,公司收取300元港币手续费。
8.证人(同案犯)周某的证言证明:2017年3月其进入到中汇集团担任尹某2的助理,负责接待和传达尹某2的指示。公司下设财务部、业务部、客服部、后勤部、讲师部。尹某2告诉他公司的主体在杭州,叫浙江美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每个业务员都会申请多个微信号或者QQ号,业务员前期跟客户聊天吸引客户进入直播间听老师讲课,老师开始讲股票的目的是吸引客户,增加客户的信任度,使客户相信老师的水平。之后老师会提出“汇期宝”产品,在直播间晒做“汇期宝”挣钱的单,业务员也会在直播间假扮不同的身份冒充投资者去附和老师或者晒单,让客户相信“汇期宝”能够挣钱,进而投资“汇期宝”。公司赚的就是手续费,客户每交易一手就会产生300元港币的手续费。其听说过陈星志这个人,他也带了一个团队做业务。
证人周某的辨认笔录证明:在公安机关组织下,周某依法辨认指出本案被告人陈星志即为同样利用“汇期宝”平台炒作香港恒指期货的人。
9.证人(同案犯)黄某2的证言证明:其在尹某2的中汇集团担任业务部经理,做香港恒生指数期货交易,在培训时,尹勇讲过客户如果挣钱公司就赔钱了,如果客户挣钱多了,会给客户一些相反的指令。另外就是通过指令指导客户频繁交易,使客户损失大量的手续费。公司通过一些渠道购买客户电话号码,发送有老师介绍的炒股票的信息,客户会加老师的微信,所谓的老师都是事先安排好的。老师将客户拉入一个QQ群,先在里面讲股票吸引客户,增加客户的信任度,然后再讲“汇期宝”,让客户做“汇期宝”。“汇期宝”恒生指数期货交易是以港币来计算的,客户每交易一手的手续费是300元港币。其在尹某2公司工作的时候听过陈星志这个名字。
10.证人(同案犯)张某3的证言证明:2017年2月,其进入尹某2公司工作。该公司诱骗客户在“汇期宝”网站注册用户后注入资金非法炒作香港恒生指数期货,通过频繁交易诈骗客户高额手续费。客户的钱通过网银充值到第三方交易平台“易智付”上,没有进入“汇期宝”期货交易系统。是其和李某3根据网站上客户资金的数额,通过手动换算汇率后输入“汇期宝”期货交易系统管理端的,客户提现也是以客户系统内剩余的资金数额手动计算后输入网站的,客户在“汇期宝”期货交易系统内看到的就是一个数字而已。
11.证人(同案犯)高某的证言证明:2017年1、2月份,尹某2找其做“汇期宝”,负责讲课。其通过网络直播间进行讲课,开始讲股票,后来讲香港恒生指数期货交易,用“汇期宝”交易平台进行演示,目的就是吸引客户去“汇期宝”开户。同时,直播间里有公司的业务员冒充客户呼应老师,烘托气氛。业务员在进入直播间之前就已经冒充客户的身份和真正的客户进行了交流,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感染真正的客户,让客户在“汇期宝”开户,同时呼应老师,显示老师的水平,增强客户对老师的信任度。
12.被害人钟某、韩某、马某、王某、徐某、杨某1、屈某、贾某、杜某、尹某的陈述,聊天记录截图证明:被害人通过信息与业务员取得联系,被拉入直播间。直播间内每天分析大盘、讲解股票知识、预测行情走势,中间还穿插自己挣了多少钱。后又在直播间内推出恒指炒作期货,使用“汇期宝”期货交易系统进行交易,出于对老师的信任频繁跟单,每次操作按“手”计算,每手交易收取300元港币手续费。
13.公安机关出具的情况说明、平安银行成都锦江支行出具的晋某、尹某2的账户查询清单、中国农业银行天津幸福道支行出具的陈星志名下银行卡交易明细等材料证明:被害人通过“汇期宝”平台充值的资金经第三方支付平台——易智付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全部汇入深圳市烽盛微科技有限公司,而后分别转入晋某及陈星志个人名下银行卡账户内。公安机关经侦查未查找到深圳市烽盛微科技有限公司。
(三)盛世融汇公司成立的经过及各被告人在新丝路公司、盛世融汇公司担任职务、分工、获利的证据
14.被告人陈星志的当庭及庭前供述证明:2017年2月底、3月初,其朋友尹某2介绍其到新丝路公司工作,尹某2是新丝路公司上级单位中汇集团的副总。其通过入职培训以及后来的工作发现这个公司经营不正规。公司给业务员虚拟了多重网络身份,通过微信、QQ群拉人进来听所谓“校长”“讲师”讲解股票知识,然后在直播间内再由“金融专家”忽悠客户炒作香港恒指期货,其实这些人都是公司业务员冒充的,业务员还用微信小号冒充客户在直播课堂当“托儿”配合讲课的“老师”。客户上当后,由专人给他们的电脑远程安装“汇期宝”软件,在“老师”带领下注入资金炒作恒指期货。2017年5月底、6月初的一天,新丝路公司老总翟某(音)打电话给他,说最近警察检查的比较严,让其通知员工暂时放假不要来公司上班了。其在新丝路公司是客户经理,管理手下的曹富尧、钟波、崔恒基等四个业务员。
休假期间,其联系原来在新丝路公司上班的郭航、崔恒基,准备单干一个类似的公司,郭航、崔恒基均同意。他们用的盛世融汇公司的营业执照复印件。公司地点开在成都市金牛区,后搬至成都市金牛区金港湾酒店商务楼3-41、42室。
在新丝路公司,客户在“汇期宝”网站进行充值,在盛世融汇公司,客户通过“信管家”平台进行交易。“信管家”是鼎金公司投资的平台,资金具体是到鼎金公司还是香港恒指的实盘其不知情。新丝路公司和盛世融汇公司欺骗客户在“汇期宝”“信管家”平台注入资金,然后专人负责喊单,实际上就是骗客户多操作,以此得到高额的手续费回扣。
关于提成,在盛世融汇公司,收取客户的每手300元港币的手续费,都是由鼎金公司通过“信管家”软件在系统里面自动扣除的,然后鼎金公司给他们每手200元人民币,其拿到这笔钱后,会按照这名客户对应的业务员给他们提成。客户都是从以前新丝路公司那边带过来的,钟波、曹富尧带过来的客户,按照每人每手40元提成;郭航带过来的业务员和客户,其按照每人每手100元给郭航提成,郭航再给手下的业务员分配;崔恒基由于负责给群里的客户“喊单”,每人每手4元的提成。公司提成款共计24万元左右,其个人获利4万元。
新丝路公司也是这个模式,只不过那时使用的是“汇期宝”平台,其不知道“汇期宝”每手返给公司多少钱,只知道公司给每名员工每人每手10元人民币的提成。业务员将原来新丝路公司的客户拉到盛世融汇公司后,在“汇期宝”平台关闭前,客户利用“汇期宝”平台进行的每手交易,根据其和翟某的约定,其从每手交易中可以获取提成。
15.被告人郭航的当庭及庭前供述证明:2017年2月,其到新丝路公司工作,负责人事工作。2017年5月中下旬,其帮助陈星志和崔恒基开设了盛世融汇公司,其到这家公司做经理。公司分为两组,一组组长是冉智,业务员有张凯、曹富尧、钟波等;二组组长是严明杰,业务员有雒元皓、赵泓向、李耀兴、陈彦昆、冯雄等。公司业务员冒充老师助理或者股民,骗股民通过“汇期宝”“信管家”平台炒恒指,其负责管理两个组的业务员,除了曹富尧和钟波的提成拿不到,别人的客户只要交易就有其提成。客户在平台上买卖一次,其从陈星志处拿到100元提成,再分给组长及业务员,每次其能拿25元或者30元提成。期间,共获利22000元。
16.被告人崔恒基的当庭及庭前供述证明:2017年2月中旬,其经陈星志介绍到新丝路公司工作。这家公司靠业务员拉客户注册“汇期宝”平台注入资金炒恒生指数,公司的盈利是靠客户交易产生每手300元港币的手续费。其在新丝路公司工作时,没有拉过客户,是自己利用“南华”软件自己炒作恒指。
2017年5月,陈星志和郭航自己开了盛世融汇公司,陈星志找其做恒生指数的大盘数据分析,同时在客户的QQ群里喊单。陈星志曾让其频繁喊单,这样客户交易的次数多,公司就能赚到更多的手续费。公司业务员分两组,组长分别是严明杰和冉智,公司的业务员会在其喊单后当“托儿”,说赚钱了,分析的准确等等。客户每操作一手产生300元港币手续费,客户对应的业务员拿40元提成,其拿4元提成。
17.被告人严明杰、冉智、张凯、陈彦昆、雒元皓、曹富尧、李耀兴、赵泓向、冯雄、钟波当庭及庭前的供述,同案犯梁某、陈某2、杨某2供述共同或分别证明:其在新丝路公司通过微信、QQ等方式与客户取得联系,并拉客户进入直播间听课,其在直播间内冒充不同的身份当“托儿”,使客户相信公司的实力及老师的分析。公司通过不断的喊单、带单引诱客户通过“汇期宝”平台频繁交易,从中赚取每笔300元港币的手续费,业务员也会从中获取相应的提成。
后陈星志、郭航成立盛世融汇公司,经营模式和新丝路公司相同,使用的平台是“信管家”,业务员将在新丝路公司发展的老客户带至盛世融汇公司,在客户群冒充不同的身份,以喊单、带单的方式诱骗客户频繁交易获取手续费,手续费仍为每手300元港币,其中平台抽走一定比例的佣金。在盛世融汇公司,崔恒基负责喊单,业务员分为两个小组,由郭航领导,严明杰、冉智为业务组长,严明杰组内成员有雒元皓、赵泓向、李耀兴、陈彦昆、冯雄;冉智组内成员有张凯、曹富尧、钟波等。客户每交易一笔,业务组长及业务员分得相应的提成。其中,崔恒基每笔获得4元提成;严明杰每笔获得25元提成,其组内业务员雒元皓、赵泓向、李耀兴、陈彦昆、冯雄每人每笔获得20元提成;冉智、张凯每人每笔25元提成;曹富尧、钟波每人每笔获得40元提成。
18.部分被害人,如马某、王某、徐某、贾某等人的陈述证明:2017年6月,被害人在业务员的推荐下转至“信管家”平台进行交易。在直播间、客户群内,业务员诱导被害人频繁进行交易,致使被害人损失大量手续费。
19.公安机关扣押的房屋租赁合同、物业管理发票、收据等书证证明:2017年5月12日,郭航通过成都华址房屋经纪服务部租赁成都市金牛区人民北路二段188号1栋1901号房屋,并以盛世融汇公司名义缴纳物业管理费。2017年7月1日,吴某租赁成都市二环路西三段119号金港湾商务楼3楼41、42室房屋,并缴纳了租金、押金。
20.公安机关扣押的陈星志U盘内下载打印的工作计划等材料证明:盛世融汇公司要求群内每天喊单,且业务人员和客户聊天有专用的模板,吸引客户进入股票交易群。
(四)关于犯罪数额及其他情况的相关证据
21.公安机关提取、扣押并经曹富尧、陈星志确认的曹富尧根据工作情况制作的统计表、被害人银行流水、易智付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提供的被害人出金记录等书证证明:被害人通过“汇期宝”“信管家”两个平台进行交易的手数及被告人从中获取的提成。其中,陈星志骗得被害人黄某、詹某、罗某3人交易418手,损失手续费125400元港币;钟波骗得被害人尹某交易34手,损失手续费10200元港币;李耀兴、赵泓向骗得被害人马某、钟某等6人交易107手,损失手续费32100元港币;冯雄骗得被害人王某、迟某2人交易98手,损失手续费29400元港币;陈彦昆、雒元皓骗得被害人杨某1交易223手,损失手续费66900元港币;张凯、冉智骗得被害人屈某、谭某2人交易396手,损失手续费118800元港币;曹富尧骗得被害人张某1、刘某1、张某2交易193手,损失手续费57900元港币。
22.公安机关出具的案件来源及抓获经过证明:2017年7月,经被害人报案,天津市公安局河北分局立案侦查,于2017年8月4日在四川省成都市将被告人陈星志、郭航、曹富尧、冯雄、李耀兴、赵泓向等人抓获,被告人郭航到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张凯等人,被告人曹富尧到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钟波,被告人冯雄到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陈彦昆。8月5日、8月10日、8月16日、8月23日,公安机关分别在河南省项城市、四川省万源市、四川省巴中市、四川省成都市将被告人崔恒基、冉智、雒元皓、严明杰抓获。
23.公安机关出具的搜查笔录、扣押清单、现场照片、现场勘验笔录等证明:公安机关对盛世融汇公司办公地点成都市金牛区金港湾酒店进行了搜查,扣押了不同品牌电脑主机19台,不同品牌手机18部及其他物品,并进行了现场勘验。公安机关自查获的电脑中提取相关信息刻录成光盘。
24.公安机关出具的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及数据光盘等证据证明:公安机关自阿里云计算机有限公司调取汇期宝网络服务数据光盘一张。
25.各被告人退缴赃款凭证证明了被告人在家属配合下退缴赃款数额。(该有利于被告人的证据虽系庭后取得,但征求了公诉人的意见。)
26.认罪认罚具结书证明,被告人陈彦昆、雒元皓、曹富尧、李耀兴、赵泓向、冯雄、钟波在审查起诉阶段在律师的见证下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
27.公安机关出具的被告人户籍信息证明材料证明了各被告人的自然情况。
另有证人唐某2(系被害人王某之母)证言、公安机关出具的相关情况说明、中国银行出具的外汇牌价等材料在案佐证。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星志、郭航、崔恒基、严明杰、冉智、张凯、陈彦昆、雒元皓、曹富尧、李耀兴、赵泓向、冯雄、钟波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与客户取得联系后,分别冒充讲师、助理以及投资者等不同身份,让客户相信通过公司提供的“汇期宝”“信管家”平台投资香港恒指期货短期内能够获利,引诱投资者进行相关投资,并在网络客户群、直播间中以频繁喊单、带单的方式诱骗被害人多次交易,致使被害人每笔交易损失300元港币的手续费,其行为构成诈骗罪。其中,陈星志、郭航、崔恒基、严明杰、冉智、张凯、陈彦昆、雒元皓、曹富尧犯罪数额巨大,李耀兴、赵泓向、冯雄、钟波犯罪数额较大。
被告人陈星志、郭航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崔恒基、严明杰、冉智、张凯、陈彦昆、雒元皓、曹富尧、李耀兴、赵泓向、冯雄、钟波在本案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系从犯,应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郭航、曹富尧、冯雄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系立功,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陈星志、郭航、严明杰、张凯、冉智、陈彦昆、雒元皓、曹富尧、李耀兴、赵泓向、冯雄、钟波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伙同他人犯罪的事实,系坦白,且在家属配合下均主动退缴赃款,有一定悔罪表现,可从轻处罚。崔恒基在家属配合下主动退缴赃款,可从轻处罚。
被告人陈彦昆、雒元皓、曹富尧、李耀兴、赵泓向、冯雄、钟波自愿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当庭自愿认罪、自愿退赔被害人损失,且表示主动缴纳罚金,可从轻处罚。
公安机关搜查盛世融汇公司办公场所扣押的电脑主机、手机等财物,公诉机关并未移送原审法院,应由查封、扣押机关处理。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六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九条、第三百六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陈星志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二、被告人郭航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三、被告人崔恒基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9万元;四、被告人严明杰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万元;五、被告人冉智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8万元;六、被告人张凯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万元;七、被告人陈彦昆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万元;八、被告人雒元皓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万元;九、被告人曹富尧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万元;十、被告人李耀兴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十一、被告人赵泓向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十二、被告人冯雄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6000元;十三、被告人钟波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十四、在缓刑考验期内,对被告人陈彦昆、雒元皓、曹富尧、李耀兴、赵泓向、冯雄、钟波依法实行社区矫正;十五、扣押在案的各被告人退缴赃款,根据各被害人交易手续费损失数额发还被害人;十六、公安机关扣押的电脑、手机等财物,由扣押机关依法处理。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陈星志、郭航、崔恒基、严明杰、冉智、张凯均不服,分别提出上诉。
陈星志的上诉理由为一审判决认定的犯罪数额有误,“信管家”平台交易不是诈骗。
郭航的上诉理由为量刑过重。其辩护人认为郭航是比陈星志级别低的主犯,应对其提取业务提成的人员所犯罪行承担责任,不应对其他人罪行承担责任,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与实际不符。
崔恒基的上诉理由为一审判决认定其犯罪数额不对,量刑过重。其辩护人认为:1.本案不应定性为诈骗罪,是否交易是顾客自主选择,崔恒基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的目的,客观上也没有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其所在的公司从事非法组织期货交易的行为,本案应定性为非法经营罪;2.一审判决认定崔恒基的犯罪数额依据不足;3.崔恒基系从犯,认罪悔罪态度良好,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一审判决量刑过重。
严明杰的上诉理由为一审判决认定其诈骗数额不对,量刑过重。
冉智的上诉理由为一审判决量刑过重。其辩护人认为:1.冉智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本案应定性为非法经营罪;2.应以冉智的分赃数额作为其犯罪数额;3.被害人有重大过错,一审判决量刑过重;4.冉智系从犯,认罪态度较好,且系初犯、偶犯,已退缴全部违法所得,恳请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张凯的上诉理由为一审判决量刑过重,其辩护人认为:1.一审判决应对张凯适用认罪认罚制度;2.一审判决对张凯量刑畸重;3.一审判决认定的罪名及犯罪数额的计算方法不准确。
原审被告人雒元皓未提起上诉,其辩护人认为:1.雒元皓没有实施诈骗的主观故意与客观行为,应认定为无罪;2.一审判决认定雒元皓实施诈骗及犯罪数额的依据不足;3.一审判决认定的退赔金额与罚金数额均不正确。
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陈星志、郭航、崔恒基、严明杰、冉智、张凯六名上诉人及陈彦昆等七名原审被告人犯诈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各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无事实根据及法律依据,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和采信的证据与原审一致。
针对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结合本案的事实、证据及相关法律规定,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1.关于本案的定性。经查,上诉人陈星志、郭航、崔恒基、严明杰、冉智、张凯及原审被告人陈彦昆、雒元皓、曹富尧、李耀兴、赵泓向、冯雄、钟波相互配合,分工合作,冒充投资人或者讲师,在实施交易过程中故意引导投资人频繁操作,赚取高额手续费。投资人虽然对交易手续费收取比例是清楚的,但对交易的真实情况并不清楚,系在被误导产生错误认识情况下实施的交易操作。各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误导欺骗投资者进行交易的行为,其行为均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一审判决定性无误。
2.关于本案的犯罪数额。经查,上诉人陈星志等人并未占有投资人的本金,投资人可以自主决定进入或者退出交易。陈星志等人采取冒充讲师、投资人的方式诱导投资人频繁交易,其目的是骗取投资人交易的手续费,至于投资人投资的盈利与亏损,均不影响其占有投资人交易的手续费,一审判决以交易手续费作为犯罪数额是适当的。
本案系共同犯罪,上诉人陈星志、郭航在犯罪过程中处于管理、领导地位,应对所有犯罪数额承担责任。上诉人崔恒基根据陈星志安排,通过欺骗方式诱导投资人频繁交易,并从每名投资人交易中获取提成,应对所有犯罪数额承担责任。上诉人严明杰、冉智、张凯及各原审被告人系公司业务员,其中严明杰、冉智系组长,均应对参与发展的投资人交易的手续费承担责任。一审判决据此确定的犯罪数额并无不当。
3.关于本案的量刑。经查,上诉人陈星志、郭航、崔恒基、严明杰、冉智、张凯及原审被告人陈彦昆、雒元皓、曹富尧犯罪数额巨大,原审被告人李耀兴、赵泓向、冯雄、钟波犯罪数额较大,一审法院综合考虑各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及具备的量刑情节,依法作出判罚,量刑并无不当。
本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陈星志、郭航、崔恒基、严明杰、冉智、张凯的上诉理由及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的意见,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郭 郁
审 判 员  张劲姿
审 判 员  张玉峰

二〇一八年十月二十九日
法官助理  王思睿
书 记 员  贾石磊
附:本裁判文书依据法律规定的具体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阅读 186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