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九头鹰自行车有限公司与天津禹潼电动车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席贤平
2018-09-12
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津02民初139号

原告:天津九头鹰自行车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北辰区双口镇后丁庄村西。
法定代表人:曾祥林,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景知叡,北京盈科(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天津禹潼电动车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东丽区金钟街道徐庄村金朝阳电动自行车商城内振东路区15-16号。
法定代表人:韩坤,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席贤平,天津津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天津九头鹰自行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头鹰公司)与被告天津禹潼电动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禹潼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2月14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7年3月28日、2017年4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九头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曾祥林于2017年3月28日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九头鹰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景知叡,被告禹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韩坤、委托诉讼代理人席贤平两次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九头鹰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禹潼公司立即停止销售侵犯专利号为ZL20163010××××.9的“电动自行车全车塑件总成(Jeep)”外观设计专利的侵权产品;2.禹潼公司销毁制造侵权产品的模具;3.禹潼公司赔偿九头鹰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而支出的合理开支共计500,000元;4.本案诉讼费用由禹潼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2016年3月31日,曾祥林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电动自行车全车塑件总成(Jeep)”的外观设计专利,2016年8月24日,被授予该专利权,专利号为ZL20163010××××.9。2016年9月1日,曾祥林与九头鹰公司签订《专利实施许可合同书》,以排他许可方式授权九头鹰公司使用上述专利。在经营中,九头鹰公司发现禹潼公司经营的位于金朝阳电动车商城振东路15-16号的商铺正在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经九头鹰公司调查,禹潼公司租用金朝阳电动车商城场地,在此处大量销售被诉侵权产品。2016年11月9日,曾祥林委托代理人与公证人员到禹潼公司经营地点购买被诉侵权产品1套,并对购买过程及相关证据进行了公证保全。经九头鹰公司比对,被诉侵权产品与案涉专利的外观设计完全相同。根据专利法规定,九头鹰公司作为外观设计专利权人,其合法权利应得到法律保护,禹潼公司未经九头鹰公司许可,大规模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给九头鹰公司造成直接巨额经济损失,应依法承担侵权责任。
禹潼公司辩称,第一,本案外观设计的专利权人是曾祥林,进行证据保全也是曾祥林委托的,曾祥林是九头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持有该公司90%的股权,双方签订的《专利实施许可合同书》实际上是曾祥林自己和自己签署的合同,所谓合同关系不能成立,故九头鹰公司作为原告,主体不适格。第二,经禹潼公司比对,被诉侵权产品与曾祥林的外观设计专利的相同部分为每部电动自行车都不可缺少的部件,而且在长期生产过程中,各个部位的大致形状基本相近,属于现有设计,不属于专利权保护范围,而二者的不同设计特征为:被诉侵权产品在脚踏板处有踏板锁盖,曾祥林的外观专利设计总成里没有该设计,因此二者具有实质性差异。第三,禹潼公司在曾祥林的专利申请日前就已经研发、设计出了相同的产品,并在最终研发成果确定后于2016年8月25日申请了专利权证书,该专利于2017年3月15日也取得了专利权证书,故被诉侵权产品经过知识产权局审核,与现有专利权并不冲突,且禹潼公司的权利在先,故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并据以认定如下事实:
九头鹰公司成立于2011年11月8日,经营范围包括自行车、电动自行车及配件制造、加工、销售。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曾祥林于2016年3月31日申请“电动自行车全车塑件总成(Jeep)”外观设计专利,并于2016年8月24日被授予专利权(专利号:ZL20163010××××.9)。
禹潼公司成立于2012年7月9日,经营范围包括电动车研发,电动自行车及电动车配件、锂电电池、塑胶制品、金属材料批发兼零售。2016年8月25日,禹潼公司申请“电动车”外观设计专利,并于2017年3月15日被授予专利权(专利号:ZL20163042××××.1)。
2016年9月14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为案涉ZL20163010××××.9号外观设计专利出具《外观设计专利权评价报告》,结论为“全部外观设计未发现存在不符合授予专利权条件的缺陷”。
2016年11月9日,曾祥林委托本案九头鹰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向天津市南开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并于当日与公证人员一同前往东丽区金朝阳电动车商城C区“新思路塑业——天津禹潼电动车科技有限公司”仓库,购买电动车零件25件,价格246元,价款收据加盖禹潼公司公章,另附“韩坤”名片一张。上述证据在公证人员监督下封存。曾祥林支付公证费2000元。经当庭拆封比对,禹潼公司对被诉侵权产品与案涉外观设计专利构成近似无异议。
另查,九头鹰公司与北京盈科(天津)律师事务所就本案纠纷订立《律师代理委托合同》,支付律师费22,000元。九头鹰公司提交洗像费收据一张,金额45元。
对当事人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关于九头鹰公司与曾祥林订立的《专利实施许可合同书》,双方均签章确认,曾祥林系案涉外观设计专利的设计人和专利权人,且为九头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通过与该公司订立专利实施许可合同,授权该公司排他性实施专利,属于对专利权的自由处分,九头鹰公司作为独立法人,有权与他人订立合同并受合同内容约束,故双方订立合同系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应认定有效。禹潼公司主张曾祥林与九头鹰公司的合同关系不成立,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故本院确认上述《专利实施许可合同书》合法有效。根据《专利实施许可合同书》,案涉专利许可使用的期限为2016年9月1日至2018年8月31日,许可使用方式为排他许可使用,专利许可使用费100,000元。
关于九头鹰公司主张其与案外人天津雅迪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迪公司)的采购合同因本案纠纷而致解除一节,九头鹰公司提交《采购合同》、雅迪公司配件价格确认单、供应商物料入库划码单、九头鹰公司为雅迪公司开具的发票、解除合同通知书、公司对账单、银行对账单、银行承兑汇票等证据,用以证明九头鹰公司自2016年9月2日向雅迪公司独家销售案涉外观设计专利产品,合同履行过程中,雅迪公司称发现他人在市场上大量销售案涉专利产品,影响了雅迪公司的销量,故通知九头鹰公司解除合同,并赔偿雅迪公司违约金300,000元。禹潼公司对上述银行对账单、承兑汇票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其他证据的真实性和关联性均不予认可,认为从雅迪公司划码单可以看出,九头鹰公司与雅迪公司在采购合同订立以前即有业务往来,供货内容在订立合同前后没有变化,不能证明雅迪公司订购的是案涉专利产品。经本院认证,九头鹰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能够证实该公司与雅迪公司存在业务往来,但无法确认合同解除与禹潼公司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直接关联,故九头鹰公司主张因禹潼公司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导致其与雅迪公司采购合同解除的事实,本院不予确认。

本院认为,案涉ZL20163010××××.9号外观设计专利当前法律状态为有效,故其外观设计专利权依法应予保护。综合各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总结本案争议焦点为:1.九头鹰公司是否具备作为本案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2.被诉侵权设计是否落入九头鹰公司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如果构成侵权,九头鹰公司主张的侵权责任承担方式是否应予支持;3.九头鹰公司主张的赔偿数额依据是否充分。
关于争议焦点1,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技术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二项规定,专利排他实施许可,是指让与人在约定许可实施专利的范围内,将该专利仅许可一个受让人实施,但让与人依约定可以自行实施该专利。本案中,九头鹰公司通过与外观设计专利权人曾祥林订立专利实施许可合同,合法取得案涉外观设计专利的排他许可使用权,在曾祥林未主张权利时,有权以自己的名义独立主张权利,故九头鹰公司具备提起本案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禹潼公司主张案涉专利实施许可合同不真实,九头鹰公司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表示在图片或者照片中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为准,简要说明可以用于解释图片或者照片所表示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十条和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以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的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根据授权外观设计、被诉侵权设计的设计特征,以整体观察、综合判断为原则,对授权外观设计和被诉侵权设计的全部可视设计特征进行综合判断,对于在与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相同或者相近种类产品上,采用与授权外观设计相同或者近似的外观设计的,应当认定被诉侵权设计落入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本案中,九头鹰公司的外观设计专利为电动自行车全车塑件总成,禹潼公司被诉侵权产品包含铁质车架及电动自行车塑件,经比对,案涉外观设计专利与被诉侵权产品中的塑件部分的挡风板、鞍座及车后座、脚踏板、电池盒、后泥板的相对位置基本相同,挡风板、鞍座及车后座、脚踏护板、电池盒、后泥板的形状以及脚踏板的花纹及形状均基本相同,不同之处在于:1.专利设计的脚踏板整体为水平面设计,被诉侵权设计的脚踏板上电池盒锁孔位置为凸起的梯形;2.二者后泥板上光反射器位置基本相同,形状略有不同。此外,被诉侵权产品包含左、右后搁脚踏板一对,专利设计未显示有此部件。虽然被诉侵权产品在电池盒锁孔位置的形状及后泥板光反射器的形状与专利设计存在区别,但作为电动自行车相关产品的消费者,对于专利申请日之前本产品和其他类似产品的外观设计及其常用手法应具有常识性了解,因此,以一般消费者的认知能力判断,此类外观设计要点应集中在主视图、立体图角度所见的整体结构,即主要是鞍座、后车座、脚踏板及脚踏护板的设计,对于电池盒锁孔处的凸起形状及后泥板上光反射器的细微形状差别,不会被注意为二者的显著区别,被诉侵权产品包含的后搁脚踏板亦属于电动自行车的惯常附加配置,上述区别,对于评价二者是否构成相同或近似不产生实质影响。被诉侵权设计从整体上与专利设计无实质性差异,二者构成近似设计,近似程度足以使一般消费者产生混淆,故应认定被诉侵权设计已落入案涉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除个别部位略有差别外,被诉侵权设计与专利设计整体基本相同,禹潼公司主张上述相同部分均属于现有设计,但根据九头鹰公司提交的外观设计专利评价报告,专利设计全部符合授予专利权条件,禹潼公司主张为现有设计缺乏依据,该抗辩意见不予采信。另,禹潼公司虽辩称被诉侵权产品系用于该公司享有外观设计专利权(专利号:ZL20163042××××.1)的电动车,该公司早于九头鹰公司研发该产品,但是,其未能提供先行研发该设计的证据,其电动车外观设计专利申请日晚于九头鹰公司享有权利的专利设计,不能对抗在先权利,故对其该项抗辩主张本院亦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外观设计专利权被授予后,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外观设计专利产品。本案中,被诉侵权产品未经专利权人许可使用专利设计,属于侵权产品。禹潼公司自认将产品设计图样委托案外人制作模具后再行委托加工生产,该委托加工行为应认定为生产行为。该公司生产、销售侵犯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产品,侵犯了九头鹰公司的排他许可使用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侵权责任。
关于争议焦点3,虽然九头鹰公司提供证据证实其与案外人雅迪公司订立了案涉专利产品的采购合同,后雅迪公司因市场上出现侵权产品而主张解除合同,但该解除合同通知书内容简单,未述明侵权产品的具体来源,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采购合同无法继续履行的后果系直接由禹潼公司侵权行为所致,故九头鹰公司主张其因侵权受到的实际损失的依据不充分,同时,该公司亦未举证证实禹潼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五条“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专利许可使用费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一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赔偿”的规定,本院参照案涉专利许可使用费数额,同时综合考虑专利的类型、侵权行为的具体情节及其后果、侵权时间、侵权产品的价格等因素,酌情确定九头鹰公司经济损失为200,000元。另,九头鹰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公证费2000元、购买侵权产品费用246元、本案律师费22,000元,禹潼公司辩称该公司不构成侵权故不应承担上述费用,但对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故本院对九头鹰公司主张的合理开支包括公证费2000元、购买侵权产品费用246元、律师费22,000元予以确认。九头鹰公司提交的洗像费收据非正规发票,且不能证明与本案的关联性,故对该项费用不予确认。综合在案证据,本院确认九头鹰公司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为公证费2000元、购买侵权产品费用246元、律师费22,000元,共计24,246元。
综上所述,九头鹰公司关于禹潼公司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确定赔偿数额包含经济损失200,000元、合理开支24,246元,共计224,246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第五十九条第二款、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十条、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天津禹潼电动车科技有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销售侵害原告天津九头鹰自行车有限公司外观设计专利权(专利号:ZL20163010××××2.9)的产品;
二、被告天津禹潼电动车科技有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销毁制造侵权产品的专用模具;
三、被告天津禹潼电动车科技有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天津九头鹰自行车有限公司经济损失200,000元、合理开支24,246元,共计224,246元;
四、驳回原告天津九头鹰自行车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原告天津九头鹰自行车有限公司负担2427元,被告天津禹潼电动车科技有限公司负担6373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教柱
代理审判员  刘美婧
人民陪审员  王秀惠


二〇一七年七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庞 振


阅读 818
分享